世界无名

文画双修,文画双废_(:з」∠)_
主混凹凸、第五圈
关注的圈子就更多了
如果更新的话cp基本就是:瑞金 all金 社园 杰佣 雷安
一切等考试结束之后才能有闲空去做

第一次尝试这种画,挺好的

Ghost.:

不愧是大hentai扶她桑(/ω\)

 
 

扶她真棒:

 
  

 @Ghost.  @世界无名 
和两位大佬的合绘O(∩_∩)O

  
 

这是上次那张线稿的上色版

因为电脑屏幕之前的比例有点问题所以我发出去的全是变形的图(气死我了)

虽然我自己看是正常的

这是结婚服啊

刚刚好像发出了什么引人误会的话

抱歉,我是吃社园的_(:з」∠)_

沉迷问卷无法自拔!

期待的角色是黑白无常

双人问卷!

超棒的!很有意思!

熊抱老司机一波 @Ghost. 

【全员无cp向 主视角不定】2.拥有一个好的对手很有必要

       佣兵初次见到杰克,是因为一个意外。

本来初入庄园的新人是由小丑或者是厂长先生来一场教导性逃生,可是佣兵却被分到了老前辈的'游戏'里。

        那场'游戏'的监管者是杰克。

        本来就是个新人,只是粗浅的了解了规则,经常失误的佣兵给队友招来了大麻烦。

        数次校准失败引来了杰克,导致了逃生速度并不快的机械师小姐被绑上狂欢之椅。

        佣兵知道这是自己的责任。

        即使战争后遗症使他一直不能习惯密码机的破译声,他的失误也太多了。

        ——他打算去救人。

        “空军小姐,麻烦你了。我去吸引监管者。”佣兵这样说。

        “请小心,那个监管者会隐身!”空军提醒他,她知道佣兵要做什么。

        空军的枪早在第一次被发现的时候就用了,打晕杰克的那么几秒钟给他们带来了喘息苟存的机会。

        两人相视点了点头。兵分两路向着狂欢之椅靠近。

        心跳声越来越大,这是接近监管者的表现。佣兵回想着自己知道的为数不多的规则。

        久违的接近危险的机会给他带来一种仿佛重回了战场的错觉,他的呼吸急促而短暂,肌肉紧绷,然后——毫不犹豫地把自己暴露在了监管者的视线范围内。

        杰克愣了愣,发现这是一个自己以前从没见过的求生者,那个新来的求生者就像只烦人的苍蝇一样在自己的身边转来转去。

但是杰克没有离开原地。

       看着不为所动的监管者,佣兵对那个带着面具的瘦长身影做出了挑衅的动作,

举着中指对着他说:

        “Fuck you。”

        说完之后还不嫌事大似的踹了杰克的后膝关节一脚,按理来讲这能让人跪下。

        可惜的是,杰克并没有如他所愿的跪下或是向前扑倒。不过佣兵成功的激怒了他。

        “啪哒——”杰克听到了自己理智崩断的声音。

        他活动着他的指刃,迈着长腿向佣兵走去。

        佣兵知道自己成功了,看到那瘦长的像竹竿似的监管者往自己的方向走来,转身向废墟区跑去。每次快要被杰克攻击到时就利用钢铁护腕来加速前进。

        不熟悉佣兵技能的杰克没能够迅速的追上来,但那恼人的佣兵不趁着这时候快跑,竟然站在原地等他过来,不断的对他招手。

        ‘我觉得,我要给他一个终生难忘的回忆。’杰克想。

         杰克和佣兵展开了一场相当激烈的追逐战,佣兵被抓伤了很多地方,可始终没有倒下。多年的战场经历让他拥有了足够坚强的意志力,他咬着牙奋力向前。但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奈布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盛满了水的袋子被划开了数道口子一样,他清楚地意识到有温热的液体从身体里面不断流出。衣物被浸湿,紧紧的贴在了身上。

        杰克只追着佣兵,不管是因为血的诱惑气息还是被佣兵激怒的情绪,他发誓他今天一定要把这个讨人厌的小东西给绑到椅子上。

        ——杰克最终还是成功了,他把佣兵打晕后绑上了椅子。

        这一场‘游戏’,以佣兵一人的牺牲换来了三个求生者的顺利逃脱。

        ‘这种感觉有点奇怪……’

        奈布是一名雇佣兵,在他之前的人生中从来没有做过像这样的,既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又给自己带来了损失的事。

        ‘果然还是因为那个监管者吧,他让我变的不理智了起来。不过,他倒是一个好对手。’

        杰克在追逐奈布时就听到了大门被打开的警报声,他在那短暂的时间里感受到了其他求生者的气息——都离自己很近。开门之后杰克的能力上涨,可以只凭借一击就将求生者击倒,可他并没有去攻击其他的求生者们,而是选择了继续追着奈布。

        当杰克用荆棘把奈布绑在了狂欢之椅上时,他非常愉悦,成就感和找到了死对头的感觉让他兴奋。

        杰克哼起了小调,站在了奈布前。他俯下身子,在奈布旁耳语:“————”

        奈布挑衅地回了一笑。


【第五全员无cp向 视角不定】1.新人报道

本章私设 有言语不通或者是错字的话请指出来,谢谢

ooc会有 更新也会有的       感谢Ghost.小天使的意见(´▽`)

————————————————————————————

        昏暗的天空下,一个人影正穿梭在废墟区之中,“咚咚”的心跳声一直没有停下过,整个人都置于被追逐的恐惧之中。

       律师攥紧了手中的地图,大口大口地喘息着,他知道自己的体力已经要消耗殆尽了。

       ‘要被追上了。’律师这样想着,‘可我连是哪位监管者都没有看到。’他现在连回头看一眼的时间都没有,拼命的向前跑才堪堪使自己暂时地与监管者拉开距离。

最近律师先生的运气好像都不是太好,参加的好几局逃亡都失败了,尤其是今天,‘游戏’才刚刚开局,就已经要被淘汰了。

        “砰!”一声枪响后,律师被一个男人拉着,甚至可以说是拽着往前跑。在这个过程中,他被绊到了好几次,幸亏那人力气还不小,足以把他拉起来。等到他们跑出了烟雾的范围,他才发现那是佣兵先生。

       “奈布先生?这是什么情况?刚刚那个是玛尔塔小姐吗?”弗雷迪有些搞不明白现在的状况,不过越来越小的心跳声倒是让他安心了不少。

       “是的,这次只能靠你了,弗雷迪。”奈布开口就带着一种从战场上带下来的,不容置疑的语气,“要知道,我对解码机那种东西不太擅长,况且玛尔塔她一旦有人被监管者抓住,就会变的焦虑不安。一旦变成了这种情况,那么这一局我们就没有希望了。”

       “可是,不是还应该有一位队友吗?”弗雷迪问到。

       “不知道。‘游戏’已经开始十分钟了,而到现在还一个电机都没有开,那个人也一直都没有出现。”本来话不是很多的奈布,迫于无奈却不得不跟弗雷迪解释了很多。

        “好的,”弗雷迪点点头,“我明白了,奈布先生。我这就去找电机!”

奈布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拜托你了,我去看看玛尔塔她怎么样了。”

        弗雷迪看了看因为刚刚的逃亡而被攥的出了褶皱的地图,直奔最近的一台解码机而去。

        他站在了废墟区的解码机之前,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去启动它,忙的身上的衬衫都被汗湿了的时候,他却突然听到了心跳声。

        ‘快一点,再快一点吧!’弗雷迪的解码机只差两秒就可以解完了,所以他选择了留在原地。

       “咯噔——”随着明亮的灯光来到的,是强烈到让他产生了自己的心脏会不会蹦出来的心跳声。

       弗雷迪猛的一个回头,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熟悉的屠夫的身影,只有一位穿着牛仔装的园丁站在他的身后。

       “艾玛小姐!”弗雷迪管不了那么多了,一把抓住了艾玛的手腕,“你就是最后一位队友吧,现在监管者就在附近,快点和我一起离开这里!”

       艾玛却并没有跟着他一起跑,而是站在了原地,任他拽着手。

       她抬起了头,对弗雷迪露出了一个活泼的笑,脸上的雀斑使她显得更加可爱。

       “早上好,律师先生。”

       这是弗雷迪晕过去前最后听到的一句话。

———————————————————

       “唔——”弗雷迪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晃了晃脑袋,试图让自己变的更清醒一点,可是后脑勺上如锥子刺入的疼痛使他不能够冷静下来。

        “弗雷迪先生,你终于醒了!”一个女声惊叹道。

        “玛尔塔小姐?!!”弗雷迪惊讶地看向了侧面——玛尔塔被绑在狂欢之椅上,她的前额破了一大块,正流着血。

        '哦不,这是什么情况。'弗雷迪正想去救玛尔塔,却发现自己也被绑在了椅子上。

        “啊,那个园丁呢?!!”弗雷迪担心的问。

        “那个园丁不是队友!”玛尔塔先是愣了愣,却又很快的反应了过来,“她是监管者!”

         “什么?”弗雷迪觉得可能是自己没听清楚。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嗯,没有听错哦。我确实是个监管者。”园丁的身影出现在了地下室的入口处。

        她顺着楼梯下来,身后却发出了“嘭嘭”的碰撞楼梯的声音。

        弗雷迪和玛尔塔警惕又疑惑的朝她看去。

        随着她越走越近,越来越能够看清楚她。

        艾玛一只手抓着奈布的脚踝,一边向他们走。之前听到的“嘭嘭”声,就是奈布的脑袋磕在台阶上的声音。

        艾玛把奈布绑上了椅子,笑眯眯地说:“现在你们要回家啦!下次再见!”

        在几人被送回庄园的时候,他们看到了艾玛小姐抬着头,对他们挥手道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