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无名

文画双修,文画双废_(:з」∠)_
主混凹凸、第五圈
关注的圈子就更多了
如果更新的话cp基本就是:瑞金 all金 社园 杰佣 雷安
一切等考试结束之后才能有闲空去做

【瑞金】为什么要开启大逃杀模式啊喂(01)

特工paro

文笔略渣,不食误怒

太久没有更新的咸鱼打挺

———————————————————————————————

       “这位可爱的小先生,我觉得您或许需要一份报纸?第三版的鉴赏您说不定会喜欢。”一位蓝色眼睛花白长发的老奶奶笑着对眼前的人递上了一份报纸。

       “啊,是吗。谢谢你哦!老奶奶!”年轻的金发青年用以一个灿烂的微笑回应老奶奶,同时也接过了那份报纸。

       “您是从哪里来的呢?风尘仆仆的样子,一定很累吧。”老奶奶问。

”我?我是从中国坐飞机过来旅游的哦!听说这边有很多好玩的地方。”金发青年一提到这个话题就显得十分兴奋,亮晶晶的蓝眼睛眨啊眨地。

       “是吗,那么我推荐这位小先生可以去我家店铺坐坐哦,免费的一顿下午茶。”老奶奶说,“我家的店铺叫做'猫与薄荷',是家兼职咖啡甜品店的小商铺。”

“好的!不过今天就暂时算了吧,坐飞机实在是太痛苦了!我得先去找个住的地方!”青年回绝了老奶奶的好意。

       与老奶奶道别后便漫步在街上的金发青年打开了那份报纸,不紧不慢地翻到了第三版,修长白皙的手指划过一个好看的幅度,点了点里面的内容后就随手把报纸丢进了路边的垃圾桶。

微风吹过,报纸的边角被吹了起来,第三版的版面上赫然用马克笔写着:ID:19660587054         69H80。

       金发青年拿出兜中的掌上电脑,输入了ID和当日密码后,一行字符显现出来:'猫与薄荷'私人包厢07,15分钟后开始。

       “叮。”风衣口袋里的手机收到了新的邮件,里面是从这里到'猫与薄荷'的线路图。

—————————————十五分钟后—————————————

       “你叫我来是有什么事呢?”金发青年端着红茶杯问。

       “金,中国人,今年22岁,未婚,从事特工5年,局里公认的天才,但是1年前不明原因不再主动接取任务,甚至向总部递出过辞职书。但是被回绝了。有一个好朋友兼幼训染叫做格瑞,不属于特工局。”带着圆框眼镜的紫发男人按着资料念了一遍。

       “所以你是什么意思呢?来自美国分局的先生。”金问。

       “啊——我!我没有恶意!只是——只是想让您帮个忙!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对不起!”紫发男人有些慌张,生怕被金厌恶了。

       ”没事啊!你看我不都没放行李就来了,以组织为先嘛。”金看着这个略显窘迫的男人,反过来十分热情认真地安慰他,“而且我也没有讨厌你啊。”

       紫发男人用力清了清嗓子,仿佛这能使他找到一丝勇气:“我叫紫堂幻,来自美国分局,刚才你见到的那位是我的同事,她叫做凯莉。”

       “嗯。猜出来了,毕竟那位女士可不像一位真正的老奶奶啊。”金笑了笑。

       “哼!本小姐的伪装可是天衣无缝的!你究竟是怎么看出来的?”一道清澈的女音插进了他们的谈话,黑色的长发和蓝色的眼睛,这是凯莉。

       “这个的话……直觉?”金有些不确定。

       “要说就说,不愿意说也不要这样糊弄我。不说就是了。”凯莉对于金不确定的态度表示有意见。

金这次没有回答。

       感觉话题越来越歪的紫堂幻觉得自己要是再不说话就再也不能找回正题了,他说:“这一次我们找金先生您其实是有事情要做的。我们找到了一起炸弹事件的有关人员,得到了情报:下周将会又出现一起爆炸案。而那个人是爆炸案的接头人,所以……”

       “所以你们需要我。”金不等紫堂幻说完话就打断了他,“你们需要我去审问他是么。”明明应该是问句,金的语气却是给人一种肯定的感觉。

       “对。”紫堂幻回答。

       “可是你们也知道,我现在已经基本隐退了吧。”金说。

       “那不也是'基本'隐退嘛,不也就是没有的事嘛。”凯莉立马接上。

       “我递交辞职书就是因为我不想再接任务了。”金有些生气。

       “可是我们已经试过了所有人,别无他法了!如果真的让他们接头成功了,会有数百甚至上千人死亡啊!”紫堂幻激动地站了起来。

       “……”

       “好吧。我帮你。”金沉默了很久才对紫堂幻说出这句话。

       紫堂幻觉得自己高兴的快要哭了。

       凯莉……凯莉大佬表示并没有什么感触并向紫堂幻丢出一个嫌弃的眼神,末了还补了一句:

       “紫堂幻,你听见我翻白眼的声音了吗。”

       “……不仅听见了,还看见了。”紫堂幻觉得自己受到了重击。

       “噗。那等我把行李放完了就带我去吧。”金没有忍住,笑出了声。

       “啊,好的。”紫堂幻答应了金。

————————————————————————————————

       “这里有饮料和食物,刚好我没吃午饭,一起吃吧。”金对着桌子另一端的人说。

       “……”对面的人一动不动,只是看着金。

       “诶,你难道不饿嘛?我可是饿坏了!让我想想……维德,你好像有两天没有吃过饭了吧。”金好不容易才憋出来了一个确切日期,“你确定不吃吗?什么都可以哦!”

       “……我要披……”对面的人动了动嘴唇。

       “什么?你说的太小声了我没听见!”金把耳朵凑近了维德,“你再说一遍!??”

       “我说!我要吃披萨!!!”维德像是受不了了大吼道。

       “咣当!”椅子倒在了地上发出巨大的噪音。

       “唔啊啊啊啊啊!qAq你要说就说,为什么要在我把耳朵凑在你旁边的时候这么大声啊!”金拼命地揉着自己的耳朵。

       “啧!是你让我大声的。”维德大声地和金对峙起来。

       “喂喂喂!里面的人都给本小姐小点声啊!还让不让人休息啦!”凯莉打开了房间门,“还有你,维德!别忘了你是被我们抓起来的嫌疑犯!不要有持无恐了!”

       “是!TAT”这是维德。

       “对不起quq!”这是金。

       “这个女人/凯莉真的好可怕啊!!”两人不约而同地说出了这句话。

       “咳咳,那么我们一边吃一边来聊天吧。”金说。

       “嗯。”

       “维德你是哪里人呢?”金问。

       “中国人啊。”维德毫不犹豫地回答。

       “那么你猜猜我是哪里人!”金兴致勃勃。

       “嗯——美国?不,英国人?”维德有些不确定。

       “吡吡!都错啦!我也是中国人哦!”金的兴致更高了。

       “既然你和我都是中国人,那为什么我们之前不用中文说话???”这是突然切换成中文模式的维德。(注:这句前面对话统统是英文对话。)

       “对哦!嘿嘿嘿,我忘了。;P”金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脑勺。

       “还有,我要的披萨呢?差点就要被你糊弄过去了!”维德怒瞪着金。

       “我说,你是因为觉得自己反正都要死所以干脆豁出去了,肆无忌惮地耍脾气吗。”金突然严肃了下来,“再这样下去可是不行的哦,维德。”

       维德感觉一阵冷意。

       “嘛,还是先吃完饭再说吧!”金笑眯眯地说。

———————————————————————————————

       “凯莉,很快就要搞定了。希望在此之前你能不要再妨碍我了。”金说。

       “本小姐才不会做出损人不利己的事呢。”凯莉晃着自己手上的棒棒糖说。

       “开门呐!开门呐!”紫堂幻在门外大喊。

       “哟,怎么啦?”金问。

       “我没带钥匙。QWQ”紫堂幻说,“还有,我在路上看到了不得了的人!”

       金为紫堂幻开了门,紫堂幻提着大包小包进来了。

       “凯莉的快递真是太多了。”紫堂幻感叹了一声,“啊!我在路上看到了鬼天盟的人!”

       “是谁?!”凯莉忙问。

       “是莱娜!我觉得鬼……”紫堂幻小声地与凯莉交流起来。

       金问:“莱娜?鬼天盟?那是什么?”

       “金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鬼天盟是建立在意大利的一个组织。不算小,而且还兼职情报贩卖的工作。”紫堂幻说明道。

       “尤其是那个鬼天盟盟主,每次都要来碍事!”凯莉有些气愤。

       “没办法嘛。”紫堂幻耸了耸肩,“毕竟我们是敌对关系啊。”

TBC


第一次尝试这种画,挺好的

Ghost.:

不愧是大hentai扶她桑(/ω\)

 
 

扶她真棒:

 
  

 @Ghost.  @世界无名 
和两位大佬的合绘O(∩_∩)O

  
 

这是上次那张线稿的上色版

因为电脑屏幕之前的比例有点问题所以我发出去的全是变形的图(气死我了)

虽然我自己看是正常的

这是结婚服啊

刚刚好像发出了什么引人误会的话

抱歉,我是吃社园的_(:з」∠)_

沉迷问卷无法自拔!

期待的角色是黑白无常

双人问卷!

超棒的!很有意思!

熊抱老司机一波 @Ghost. 

【全员无cp向 主视角不定】2.拥有一个好的对手很有必要

       佣兵初次见到杰克,是因为一个意外。

本来初入庄园的新人是由小丑或者是厂长先生来一场教导性逃生,可是佣兵却被分到了老前辈的'游戏'里。

        那场'游戏'的监管者是杰克。

        本来就是个新人,只是粗浅的了解了规则,经常失误的佣兵给队友招来了大麻烦。

        数次校准失败引来了杰克,导致了逃生速度并不快的机械师小姐被绑上狂欢之椅。

        佣兵知道这是自己的责任。

        即使战争后遗症使他一直不能习惯密码机的破译声,他的失误也太多了。

        ——他打算去救人。

        “空军小姐,麻烦你了。我去吸引监管者。”佣兵这样说。

        “请小心,那个监管者会隐身!”空军提醒他,她知道佣兵要做什么。

        空军的枪早在第一次被发现的时候就用了,打晕杰克的那么几秒钟给他们带来了喘息苟存的机会。

        两人相视点了点头。兵分两路向着狂欢之椅靠近。

        心跳声越来越大,这是接近监管者的表现。佣兵回想着自己知道的为数不多的规则。

        久违的接近危险的机会给他带来一种仿佛重回了战场的错觉,他的呼吸急促而短暂,肌肉紧绷,然后——毫不犹豫地把自己暴露在了监管者的视线范围内。

        杰克愣了愣,发现这是一个自己以前从没见过的求生者,那个新来的求生者就像只烦人的苍蝇一样在自己的身边转来转去。

但是杰克没有离开原地。

       看着不为所动的监管者,佣兵对那个带着面具的瘦长身影做出了挑衅的动作,

举着中指对着他说:

        “Fuck you。”

        说完之后还不嫌事大似的踹了杰克的后膝关节一脚,按理来讲这能让人跪下。

        可惜的是,杰克并没有如他所愿的跪下或是向前扑倒。不过佣兵成功的激怒了他。

        “啪哒——”杰克听到了自己理智崩断的声音。

        他活动着他的指刃,迈着长腿向佣兵走去。

        佣兵知道自己成功了,看到那瘦长的像竹竿似的监管者往自己的方向走来,转身向废墟区跑去。每次快要被杰克攻击到时就利用钢铁护腕来加速前进。

        不熟悉佣兵技能的杰克没能够迅速的追上来,但那恼人的佣兵不趁着这时候快跑,竟然站在原地等他过来,不断的对他招手。

        ‘我觉得,我要给他一个终生难忘的回忆。’杰克想。

         杰克和佣兵展开了一场相当激烈的追逐战,佣兵被抓伤了很多地方,可始终没有倒下。多年的战场经历让他拥有了足够坚强的意志力,他咬着牙奋力向前。但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奈布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盛满了水的袋子被划开了数道口子一样,他清楚地意识到有温热的液体从身体里面不断流出。衣物被浸湿,紧紧的贴在了身上。

        杰克只追着佣兵,不管是因为血的诱惑气息还是被佣兵激怒的情绪,他发誓他今天一定要把这个讨人厌的小东西给绑到椅子上。

        ——杰克最终还是成功了,他把佣兵打晕后绑上了椅子。

        这一场‘游戏’,以佣兵一人的牺牲换来了三个求生者的顺利逃脱。

        ‘这种感觉有点奇怪……’

        奈布是一名雇佣兵,在他之前的人生中从来没有做过像这样的,既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又给自己带来了损失的事。

        ‘果然还是因为那个监管者吧,他让我变的不理智了起来。不过,他倒是一个好对手。’

        杰克在追逐奈布时就听到了大门被打开的警报声,他在那短暂的时间里感受到了其他求生者的气息——都离自己很近。开门之后杰克的能力上涨,可以只凭借一击就将求生者击倒,可他并没有去攻击其他的求生者们,而是选择了继续追着奈布。

        当杰克用荆棘把奈布绑在了狂欢之椅上时,他非常愉悦,成就感和找到了死对头的感觉让他兴奋。

        杰克哼起了小调,站在了奈布前。他俯下身子,在奈布旁耳语:“————”

        奈布挑衅地回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