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无名

废柴一只,手残

【瑞金】雨与重逢

       一开始只是星星点点,慢慢地变的越来越大。雨水沉重地打在了了漆黑的伞面上,滑落消失在人群之中。

       格瑞就是在这样的天气里遇到金的,遇到那个太阳花一样的发小。

       即使正在下着雨,繁华的街道上仍旧拥挤。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有时连一把伞都容不下,不得已被滑落的水滴打湿了衣衫。周围的人们神色冷漠,步履匆忙。这里充满着生活和现实的气息。

       格瑞撑着伞,有些出神的望着灰暗的天空,停下脚步的他显得格格不入,那种与常人不一样的割离感。人们的沉默和冷漠化作可以吞噬人心神的怪兽,纠缠住格瑞,在他的身躯上扎根发芽。

       快要窒息了。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在格瑞差点被拖入无法逃离的泥潭时,一抹亮色闯入他的视线。一个在雨中奔跑着的人。欢快的脚步声唤醒了沉浸在自己内心的格瑞,他紧紧地盯着那个人。

       “哎啊哎啊!又没有带伞!这次肯定要被姐姐骂了!真是可恶啊,明明刚刚还是阳光高照的晴天的!”那少年一边跑着一边小心地躲避着雨伞,嘴边还在嘟嘟囔囔的说着。

       格瑞不自觉地迈开了脚步,去跟随那少年的身影。

       从一小步一小步的走转向了大步大步的疾行,发现还是有点慢之后不顾会不会被淋湿了,把伞丢在了一边就大步跑起来,一心一意只在追寻着那抹只属于少年的亮色。周围的人停下了脚步,看着这个奇怪的人。

       雨势渐小。

       也不知究竟跑了多远,少年终于在一家酒吧前停了下来。

       '酒吧?他去那里干嘛?'格瑞想。

酒吧门前的这条小道,右侧是格瑞来的方向,左侧则是在阴影里漆黑一团,看不清通向何方。酒吧的门口挂着的风铃非常简陋,像是小孩子做的玩物一般,现在没有风,所以也没有响动。

       此时的雨虽然小了,但乌云还未散去,天空黑漆漆的,压抑的让人有一种想吐的欲望。格瑞不再做多观察,匆忙进入了酒吧。

       进门就听到了悠闲的音乐在酒吧内环绕。客人不多,大多是独自点一杯酒慢慢品尝。

       这是个清吧。

       格瑞环顾四周,寻找着少年的身影。此时在吧台的调酒师注意到了他,问道:“客人需要来一杯什么?”

       格瑞张了张嘴,刚想说话却发现自己此时狼狈不堪,正是落汤鸡一只。

       很显然调酒师也发现了,他说:“我给你去拿条毛巾吧,客人你先坐在这里等等。”说罢他便从一不起眼的小门进去了,那应该是这个酒吧的员工专用区了吧。

       格瑞坐在吧台前耐心等待着,他有些惊讶:一般来讲这里没把他赶出去就不错了,竟然还要给他拿毛巾。

       小门开了,出来的却不是格瑞要等的那个调酒师,而是一个低着头正在整理自己领结的少年。他身上穿着调酒师的服装。金色的头发在酒吧的灯光照耀下更加灿烂。

       他抬起头来,一双蓝色的眼睛正对着格瑞。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错相融。

       少年的神色逐渐变由疑惑到惊讶再到狂喜,蓝色的眸子此时弯成了月牙,里面隐有水光闪耀。

       他笑着向格瑞跑来,留着眼泪嘴里却还大声喊着:“格瑞!好久都没有见到你了,我好想你啊!”

       格瑞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的身体却快他一步作出了反应。“金,不要冲动。”格瑞一只手伸出去撑住金的额头,让他不再靠近自己,以防金又会抱的一身水。

       紫罗兰色的眼睛里溢满了化不开的温柔。

       格瑞和金是一对同性情侣,这份关系还是从上高中的时候确定下来的。两人一直隐瞒的很好,直到了大学的时候。在格瑞上大三的时候,格瑞的寄养家庭发现了两人来往的信件,格瑞的养父养母都十分恐惧。他们觉得格瑞是得了病,要治。而且他们不光把格瑞送去心理医生那里,还搬了家,一下子就搬到了好几个城市之外。

       对于金来讲,当时格瑞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突然有一天就不见了,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任何预兆。就这样从金的生活里消失了。金像是疯了一样地去找格瑞,几天没有去上学,把那个城市的所有角落都翻了个遍,最后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不说话也不吃饭,就像一个人偶一样,只是一直在默默的流泪。金的家人十分担心金,金和格瑞的事他们也从格瑞的家人那里知道了,他们虽然支持金,但他们不忍心再看到金这样子下去,于是也搬了家。

       当格瑞终于得到了家里人的同意,想要去联系金时。发现他们已经搬家了,电话也全换了。格瑞只能在各个城市间游走,企图找到金的踪迹。

       这时调酒师终于出来了,他手里拿着一条毛巾刚要对格瑞说话就发现了金。于是刚打算说出的话便改了口:“既然金你认识这位客人就由你来帮他的忙吧。我先去吧台守着了。”一手把毛巾塞在了金的手里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金也冷静了下来,没有再说着要抱。

       “格瑞格瑞!我来帮你擦头发吧!”金在说出这句话时就已经做好了被格瑞拒绝的准备,但是没有想到的是,格瑞竟然答应了!

       “嗯。”

       虽然只是一声短短的“嗯”,但是这个回应足以让金激动到失眠一个晚上。

       格瑞把身上的风衣脱了,里面的衣服倒是没怎么湿。裤子也只是膝盖以下遭了殃。

       金拿着毛巾,小心翼翼地用着自己最轻柔的力道帮格瑞擦着头发。格瑞坐在吧台前的椅子上,而金站在格瑞的身后,由于要擦头发,所以格瑞的上半身靠着金,两人的上半身几乎完全贴近。

       格瑞突然感觉有些放松,像是回到了幼时的那个温暖的家中:舒适、惬意。

       他把眼睛轻轻地闭上了。

       “格瑞,搬过来和我住吧!”

       “好。”

       “格瑞,我喜欢你。”

       “我爱你。”

       “格瑞,我们现在是在一起了吗?”

       “我们从未分开过。”

       “格瑞,我好开心啊!”

       “笨蛋……”

       “诶!格瑞你是不是笑了!你笑了对吧!”

       “你看错了。”

       “格瑞你绝对是笑了!绝对是笑了!”

       ……

       雨停了。

       服务员把酒吧的大门打开,雨后的清新空气然人感到舒适。

       门口的风铃被风吹起,发出了悦耳的响声。

       门外阴云散去、阳光高照,晶莹的水珠挂在枝叶的顶端,折射出七彩的光芒。

       破旧的小道此时在阳光的照耀下,露出了它最终通往的前方:一望无际的、波光粼粼的大海。

       海鸥在天空上飞着,鸣叫着。

       仿佛这个世界都在为这一刻祝福,为这两人祝福。

       —————————————————————————————————————————

       此刻的你与我,互相依靠、互相扶持;

       此刻的你与我,将一直在'人生'这条艰辛的路上走下去,就像那门外的小道,虽然坎坷,但终会通向美好。

       此刻的你与我,不再畏惧世俗的眼光,相爱到老。



END


评论(3)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