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无名

文画双修,文画双废_(:з」∠)_
主混凹凸、第五圈
关注的圈子就更多了
如果更新的话cp基本就是:瑞金 all金 社园 杰佣 雷安
一切等考试结束之后才能有闲空去做

【全员无cp向 主视角不定】2.拥有一个好的对手很有必要

       佣兵初次见到杰克,是因为一个意外。

本来初入庄园的新人是由小丑或者是厂长先生来一场教导性逃生,可是佣兵却被分到了老前辈的'游戏'里。

        那场'游戏'的监管者是杰克。

        本来就是个新人,只是粗浅的了解了规则,经常失误的佣兵给队友招来了大麻烦。

        数次校准失败引来了杰克,导致了逃生速度并不快的机械师小姐被绑上狂欢之椅。

        佣兵知道这是自己的责任。

        即使战争后遗症使他一直不能习惯密码机的破译声,他的失误也太多了。

        ——他打算去救人。

        “空军小姐,麻烦你了。我去吸引监管者。”佣兵这样说。

        “请小心,那个监管者会隐身!”空军提醒他,她知道佣兵要做什么。

        空军的枪早在第一次被发现的时候就用了,打晕杰克的那么几秒钟给他们带来了喘息苟存的机会。

        两人相视点了点头。兵分两路向着狂欢之椅靠近。

        心跳声越来越大,这是接近监管者的表现。佣兵回想着自己知道的为数不多的规则。

        久违的接近危险的机会给他带来一种仿佛重回了战场的错觉,他的呼吸急促而短暂,肌肉紧绷,然后——毫不犹豫地把自己暴露在了监管者的视线范围内。

        杰克愣了愣,发现这是一个自己以前从没见过的求生者,那个新来的求生者就像只烦人的苍蝇一样在自己的身边转来转去。

但是杰克没有离开原地。

       看着不为所动的监管者,佣兵对那个带着面具的瘦长身影做出了挑衅的动作,

举着中指对着他说:

        “Fuck you。”

        说完之后还不嫌事大似的踹了杰克的后膝关节一脚,按理来讲这能让人跪下。

        可惜的是,杰克并没有如他所愿的跪下或是向前扑倒。不过佣兵成功的激怒了他。

        “啪哒——”杰克听到了自己理智崩断的声音。

        他活动着他的指刃,迈着长腿向佣兵走去。

        佣兵知道自己成功了,看到那瘦长的像竹竿似的监管者往自己的方向走来,转身向废墟区跑去。每次快要被杰克攻击到时就利用钢铁护腕来加速前进。

        不熟悉佣兵技能的杰克没能够迅速的追上来,但那恼人的佣兵不趁着这时候快跑,竟然站在原地等他过来,不断的对他招手。

        ‘我觉得,我要给他一个终生难忘的回忆。’杰克想。

         杰克和佣兵展开了一场相当激烈的追逐战,佣兵被抓伤了很多地方,可始终没有倒下。多年的战场经历让他拥有了足够坚强的意志力,他咬着牙奋力向前。但现在的情况并不乐观,奈布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盛满了水的袋子被划开了数道口子一样,他清楚地意识到有温热的液体从身体里面不断流出。衣物被浸湿,紧紧的贴在了身上。

        杰克只追着佣兵,不管是因为血的诱惑气息还是被佣兵激怒的情绪,他发誓他今天一定要把这个讨人厌的小东西给绑到椅子上。

        ——杰克最终还是成功了,他把佣兵打晕后绑上了椅子。

        这一场‘游戏’,以佣兵一人的牺牲换来了三个求生者的顺利逃脱。

        ‘这种感觉有点奇怪……’

        奈布是一名雇佣兵,在他之前的人生中从来没有做过像这样的,既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又给自己带来了损失的事。

        ‘果然还是因为那个监管者吧,他让我变的不理智了起来。不过,他倒是一个好对手。’

        杰克在追逐奈布时就听到了大门被打开的警报声,他在那短暂的时间里感受到了其他求生者的气息——都离自己很近。开门之后杰克的能力上涨,可以只凭借一击就将求生者击倒,可他并没有去攻击其他的求生者们,而是选择了继续追着奈布。

        当杰克用荆棘把奈布绑在了狂欢之椅上时,他非常愉悦,成就感和找到了死对头的感觉让他兴奋。

        杰克哼起了小调,站在了奈布前。他俯下身子,在奈布旁耳语:“————”

        奈布挑衅地回了一笑。


评论(2)

热度(8)